当前位置: 知青动态   [关闭]
 
老九走了

作者:ODD   日期:2017-7-25

老九走了
  与高一丙班黄振荣不是同班同学,在学校可以说没有交集,刚到海南南林农场不同队也不认识。只是到海南的第二年,各生产队要抽人到新开荒队,我们才共处,先同住一个大草房,后五个同学同住一宿舍大概有五六年,在最为艰苦岁月,同学兼知青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其友情一直延续至今。
他的花名也是随年代变更,刚认识他时大家叫他“九仔”,后来时间长了不知怎改叫“九叔”,回广州后又改为“老九”,大概岁月催人吧。
记得七七年恢复高考那段时间,我们新三队还有七八个六中知青,大家都希望参加高考一博得以回城,毕竟在山旮旯工作生活了八九年,奈何只有初中水平的我们,文化浅薄可想而知,而高一的老九自然是我们请教的师长,大家都聚在我们房间,从三角几何到化学元素周期表,还有他高一学过的函数,正弦余弦等向他请教。最终虽然考不上大学,但也恶补文化,为以后回城继续学习积累知识尚能屡败屡战,想想老九当年在煤油灯下辅导数理化,着实要感激。
从南林知青纪念册统计得知,当年我们新三队刚建队时有广州知青26人,在极其艰苦的工作生活中,知青之间的抱团关爱是极为重要的精神支柱,闲时我们各自拿起乐器大合奏,艰苦并痛快着。知青中只有我与老九玩围棋,我俩经常在煤油灯下手谈对弈,枯燥生活得以充实,一九七七年,也就是到海南的第九个年头,新三队的知青大部份回广州了,有些同学也调到外地或场部等,新三队只剩下我与老九等三个广州知青,还好有围棋对手聊以度日,但好景不长,不久他接到回广州通知,真的悲喜交集,悲的是新三队知青只剩我与另一位同学,喜的是他终于脱苦海,临离开前一晚,下最后的一局围棋后,煤油灯下相对无言,俩人都已经麻木了,此时无声聊胜有声,分别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回广州后,老九时运不济早早下岗,但同学知青情宜稳在,在他生活遇到困难时大伙都鼎力相助,每年春节期间,知青也好,同学也好,大家到人和镇他家探访,大家以利士形式给女儿相助,既体面也保尊严,初三戊班梁大林还购置一价格不扉的二胡送给老九,有同学和知青在,老九的精神与物质是充实的。熬到退休,女儿出嫁,他的生活已有很大改观,同学知青之间的来往更加密切。前段时间还在龙归申请了公租房,可惜老九仅住一晚就魂归天国。
一个月前到市肿瘤医院探望老九,他倒很乐观,问他认识我们吗?他指着我们说不认识,然后一轮粗口,引来大伙哄堂大笑。一直以来都认为我们新三队的风水甚好,四十多年来无论广州知青还是潮汕知青等都健在,我们建立的微信群都相互问好,我们的知青情谊天长地久。
老九,天国一路走好!
(黄振荣同学于7月6日仙逝) —— 欧东丁 2017年7月8日

当年从草房搬入瓦房,已经是天上人间,我们的青春岁月在此留痕。

知青探亲回穗聚会
前排左二黄振荣

沁园春(悼老狗)
一一梁大林

月落中天
云降曦地
为友盖棺

念老狗昨日
把酒甚欢

荒山茅舍
妙趣横生
琴棋相约
从容面蹇
同命共赴一场缘

当永远
几十载过去
犹然一梦

莫道坎坷时艰
有淡定潇洒舍求圆

却阅尽人间
长饮忘川
嬉笑今生诩神仙

时长聚友
日短自酣
刚强来自轻负担

了心愿
扶摇上九庭
醉看人间


   文章评论  (共 2 条评论)

    评论者: 新二队 评论时间:2018-4-2 16:23:09

上面第一张照片
后排左起:冯君成、欧东丁、柯记、老九、何德强、刘显伦、徐美眉。
前排左起:陈国康,大旧、雷志文、王茵、陈冠雄。


    评论者: 老同 评论时间:2018-4-2 16:17:10

新三连的伙计你们好!


发表评论 你的IP:54.167.*.*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管理评论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