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回首当年   [关闭]
 
情深意长——知青与老工人的情谊

作者:楼光丰  提供者:楼光丰  日期:2015-7-2

1968年的深秋,广州市第六中学高一乙班和初一(丙)班共42位同学,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的号召,来到了原广东省海南行政公署万宁县国营南林农场红岭队(69年改为兵团)。在农场的这几年。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赢得了老工人的赞赏和尊重,他们和老工人打成一片,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虽然他们已回城四十年了,但我还会回想起他们在时的点点滴滴……

当年,他们刚来时,住的地方极其简陋,几栋为迎接他们刚盖好的茅草房,墙壁是用树杆、稻草加泥浆涂抹而成,还没干透。地板是刚刚平整的黄土。床就更简单了,在四个角打桩似的插上四支树杈,摆上两条木棍,上山砍来山姜条,排上就是一铺床了。房门是用竹子编成的,真够通风。

吃的是集体食堂,食堂煮的饭菜又不合口味,菜的品种也单调,一遇上台风季节,菜也种不了,只能用腐乳、盐水、木薯煮了当菜吃。油水又少得可怜,有点汤也是炒完菜加开水、味精而成,大家戏称为洗锅水。肉是很难吃到的,要想自己加点菜,只能买红烧肉罐头,想吃新鲜肉、鱼之类,少则走三五公里,远则要到20多公里的陵水县城,交通也不方便,自己又没有自行车,去一趟也非易事。

    农场主要是种植橡胶和割胶为主,知青们年轻接受能力强,很快就学会了割胶技能。因为割胶是有时间性的,必须在每天凌晨四点钟左右起床,赶在太阳出来之前割完。橡胶园里潮湿且有大量的蚊子、山蚂蝗和蛇,一不小心就被叮咬。海南雨水多,气候说变就变,有时候胶树还没有割完,就突然来阵大雨,全身湿透不要紧,还要抢收胶水,往往是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这也是常有的事,有的人因此得了风湿病。割完胶后要在胶林等胶水流完,这时就要见缝插针磨好胶刀,准备第二天的割胶之用。接着收胶水,然后挑着四五十斤重的胶水,走在湿滑的林间小道,跌到也时有发生,每天割胶来回跑将近有十几公里,其劳动强度和艰辛是可想而知的,却使他们得到了锻炼。

有时农场组织开荒大会战,知青们更是连队的主力军。在原始森林里,有的抡着斧头砍大树、有的放炮炸石头,有的挥着锄头挖胶穴、筑梯田,顶着烈日、冒着大雨,当时的口号是:大雨大干、小雨巧干、没雨拼命干!吃、睡都在工地,天没亮就起床,干到天黑才收工。他们就是在这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度过美好的青春年华。

知青们的到来改变了连队死气沉沉的局面,他们年纪轻有文化、有知识,见过世面。加上兴趣广泛,爱跳、爱唱,歌声清脆嘹亮,响彻深山老林,给连队文体生活带来了生机。他们自己砍木头做成篮球架,每天放工后都来打球,活动活动,陈大维、崔伦等干将还到场部进行篮球比赛。他们还和老工人一道,自编自演收租院等歌舞节目,深受连队职工的喜爱,还到其他连队和陵水县的农场演出,极大地丰富了职工的文娱生活。

 知青们的良好品德和工作热情得到了连队干部职工的肯定,为了改善知青们的居住环境,连队干部组建了基建队,组织老工人带领部分知青,自力更生,上山砍木料,用牛车拉来建筑材料,盖起了瓦房,并为每一位知青做了一张实木床。

几年来知青与老工人之间在艰难困苦的生活中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老职工对知青的关心、爱护胜似父母,当他们有病时,老工人用自己养鸡下的蛋做成面条送到他们手中。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也叫上知青一起品尝,还时不时到知青宿舍问寒问暖,拉拉家常。当时虽然身处阶级斗争的漩涡中,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却是善良真诚的,双方的心早已融合在大家庭的生活之中。知青们对老职工也是关怀备至,回广州探亲带回好吃的,也总是送给我们分享。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有一次,我老婆因肾炎在场部医院住院,我刚好出差在外,家中两个小孩晚上无人照看,女知青陈务勤二话没说,就主动过来帮忙照看,也不怕肮脏和辛苦,第二天一早还要去割胶,这对于一个年轻小姑娘来说是十分难能可贵的。还有一次,队里有一位工人被猎枪误伤,急需用血,知青张寿龄毫不犹豫,献出自己的鲜血,帮助了这位工人。用自己的鲜血帮助过别人的知青还有蔡永乐、彭爱毛等人。在当时,知青的类似行动数不胜数,如老工人探家帮买车、船票、接送、安排家中住宿,像亲人一样关心体贴。处处体现出他们的真情、无私和友爱,令老工人感激不已,并至今记忆犹新!

    斗转星移,一晃就是四十多年,现在我已八十高龄了,退休后我移居番禺。今年初,当年的知青罗国建、蔡永乐、伦厚谦他们通过我弟弟得知我在番禺,就约定要见个面,我得知这消息后也别提有多高兴。蔡永乐还告诉我弟弟,会面地点为了方便我们,一定要安排在我们住处附近,考虑的十分周详细致。

    当天,罗国建、蔡永乐、伦厚谦、谭成坤、余元其等到了番禺,见面时就别提有多开心,畅谈离别之后的思念之情,他们说也曾经回农场旧地重游,并探访老工人。他们谈起当年回城后,大家的工作都很忙,来往比较少,现在退休了,有时间就要多互相联系。并约定春节期间红岭知青聚会一定要我们参加,我们也愉快地接受了,并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

3月2号红岭队知青春节聚会,席设东川酒楼。我们到时,蔡永乐等人早在门口等候,见到阔别四十多年的知青们个个容貌依旧、两鬓添白,当年的帅哥、靓女们现都已成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辈的白发老人了,令人深感时光似流水般无情。红岭知青们也一如既往,年年聚会,在香港的司徒辉、澳门的陈金键都赶过来,当然有些因移居外地不能前来参加,如马有新,彭爱毛等也打电话问候。见到那么多人聚会,有些连名字也叫不上,相互也有些不敢相认,好在蔡永乐、伦厚谦他们一一介绍,此刻,千头万绪涌上心头,一下子都不知说些什么,过节互致问候,大家共同举杯祝福健康平安,并合影留念。

看到场面那么热闹,我的脑中又闪现出当年他们的英俊面容,说说笑笑、开开心心似兄弟姐妹一样团结、相互关心、理解。是同学、时间、农场、时代结成了这份友谊,真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知青对老职工的这份情、这份友谊也是那么地深厚、那么地真诚、那么地历久弥新!令我们久久不能忘怀,在此千言万语只好化作一句:祝知青们健康、幸福。愿我们的友谊长存!

 

                                                                  原南林农场红岭队退休老工人楼光丰

 

                                   2015年3月5


   文章评论  (共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你的IP:54.167.*.*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charset=gb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