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重返南林   [关闭]
 
远方的家第二季(二)

作者:一丁   日期:2014-6-3

日月湾 - 似曾相识地,旧貌换新颜.

   人生的经历,如同时钟走着轮回。小孩时羡慕大人,以为他们可以自主行事,摆脱了家长的管束,日常开销自食其力,不用受制于人;等到自己长大成人后,投身到残酷的社会环境中求生存,才恍然大悟,大人活得比小孩更累,父母的管束换成没有温馨人性的单位领导,企业老板的管治。在认真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要兼顾同事间的融洽,对领导即使不阿谀逢迎,也难免躺着中枪。工作只为讨生活,生活等于养家糊口。跌跌跄跄一路走过来,感觉身心很累,很累。总算捱到退休,有人劝我趁自己体力还行,继续多干几年,像我们家老大和老三那样,(我在家排行老二)退休后被猎头相中,继续工作,过着以车代步,领6到7位数年薪的日子。但我归零之心已定,早早就把工作陆续移交给年轻人干,时间一到,立马搁下担子,难得一身轻松。我要好好计划和享受人生剩下不多的可以行走自如的日子,这些日子是任何金钱都不能买到的,错过了不可能追回。我开始了退休后四处流浪的生活,不用精心计划,啥时候想走就走,想停就停,饿了可品尝各地美食,累了可入住星级宾馆或在车边架起帐篷凑合歇上一宿,恢复体力后又漫无目的地前行。对第二故乡海南岛万宁市南林农场的探访在一次次拖延后,终于在今年五一假期最后一天成行,看中的是当天高速公路小车还是免费通行,单程可以省付路费两百多元。

   沿东线高速公路疾行,路况很好,蓝天白云,海风阵阵,我禁不住把天窗的遮阳板收起,把天窗略为向上倾斜一格,这样可以貌似敞蓬车那样令车内充满阳光和吹入温悠海风,令长途驾车显得疲倦的我为之一振。海南的高速公路有别于大陆,是不收费的。所有路费都体现在汽油销售上,这里的汽油售价相比大陆每升大约贵一元左右。在海安乘船到海口前,人们都习惯把油箱加满,甚至带上备用油桶,尽量减少在海南加油的次数。来到日月湾出口下高速。过横跨高速路的铁桥向海边驶去,在铁桥上我已迫不及待了,急忙下车拿着相机狂拍一通。那宽阔的蔚蓝大海,茂密的青皮林带(尽管已经所剩不多),远处若隐若现的分界洲岛。。。。。。多么熟悉的环境,细看又感到陌生,眼前的一切,都跟45年前的情景对不上号。来到岸边,沿柏油路边有些摊贩售卖水果,手工饰品。路下面就是洁净的海滩,黄沙延绵,礁石嶙峋,海风助推着海潮击起层层浪花,拍击在礁石上更窜起凌空飘荡的浪沫。有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远看不清他们的面部表情,但从他们头挨头,嘴对嘴的姿势就可感受到这对新人的幸福。为了留住青春最美丽的倩影,如今年轻人都不惜花重金拍婚纱照。想当年我们连吃饱肚子都解决不了,在海边照张135菲林黑白照片,还舍不得单人照,总是十个八个人凑一起合照一张,这已经是十分奢侈的行为了。在海边生活了几百个日夜,留给我的是不到十张相貌模糊的黑白照片。如今人老了,有条件随便拍照个人的彩色照片,但青春已逝,人老株黄,也没了到处留影的兴趣。在一个卖椰子和菠萝的水果摊前与一男一女摊贩搭讪,知道他们是原来前线队的职工,如今生产队的土地已经易主,他们不愿意服从分配到南林的其他连队,所以还在坚守着那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平常搞些农作或小买卖艰难度日。听说我是原来南林农场青年队的知青,马上有了老乡见老乡的热情。尽管我一再推托,他们还是坚持开了两个椰青给我们喝,并告诉我,日月湾这里是原来前线队的防区,何为防区?就是当年各个生产队民兵执勤放哨,负责保护的区域。虽然当年他们年纪还小,但提起知青的那些陈年往事,话语中充满感慨。我在喝空了的椰青壳下压上20元,离开了这对前线场友。天开始阴沉下来,眼看风雨欲来。赶紧找地方住下。谢谢叶光庆帮我订下日月湾渡假村的房间,令我有充足的时间品游日月湾。并且先后拜访了南林农场的海边三个生产队,青年队,前线队,杨梅队。

   45年前,我们队里的年轻人。他们是广州市第六中学初一丁和初三丁班的部分到南林农场青年队插队落户的男知青。那些年,男女同学授受不亲,可惜了,没能在曾经共同战天斗地的那片土地上留下合照。

   那片待开发的空地,其中有当年青年队的地皮.将来住海边别墅的人,不会知道自己的豪宅是在地球上抹掉青年队后,在瓦砾中建起来的;在我们的稻田上建起来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也会随我们老去而湮灭。如今有机会回忆往事,或许是对那段历史的尊重吧。

   前线农友卖椰青和菠萝的摊位。游人很少,生意惨淡。只有节假日人流才会聚集

   拍婚纱照的新人。

   遥望分界洲岛。发展商围海造地的堤坝,从着这个角度看,好象快延伸到那个美丽的小岛了。

   永恒不变的那道门,让我仿佛找到当年的坐标。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当年我们是多么青春可人,一群发育成长中的小牛犊。

   如今老牛也不忘留影一张,等我八十岁的时候给孙子看看。

   知青家属说:这地方很美,四十多年前你来对地方了。我的反应是一阵阵晕。那些年吃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啊。

   如果当年有现在互联网那么发达,把这张照片放在网上,人家还以为美蒋特务登陆了,会引起轰动滴。那年月喜欢捕风捉影。

    捕捉日月湾美景

   最后来一番感慨,致我们失去的青春,致我们失去的那片土地。致曾经让我们落脚,避风挡雨的哪个生产队 - 青年队,尽管在地球上你已不存在。

  让我们静心聆听那经久不息的海浪声,我流泪了,朋友,你会吗?


   文章评论  (共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你的IP:54.92.*.*
 你的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请换一张 (输入计算结果,点击刷新验证码)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charset=gb2312